涓栫晫鏉拱鐞冪綉绔?:146|7.14連載

146|7.14連載

世界杯足球网 www.qeuil.com 大約發生在創造和傳承兩位大人回歸神界數年之後的某一天。

白離川又要去巡遊天衍盡頭的那片法則之地,當年神上之神和神外之神失蹤的地方。

神界一如既往地平靜,平靜得幾乎讓人遺忘了數萬年前那場動亂。製造動亂的主謀還被001鎮壓在輪迴罪面,白離川偶爾也會覺得並不這麼簡單,恍惚之間反應過來才發覺……自己竟已經和秦不晝在一起了。

回歸神界那日,秦不晝的聲音在神界每個生靈耳邊迴響,向全神界昭告著創造和傳承的結合。自天衍以來,第一對上位神祗的伴侶契約就在那日締結。

「吾與汝寄情,吾與汝同魂,吾與汝共命?!?/p>

優美而莊重的誓言從戀人的唇齒間婉轉淌出,響徹神界亙古無光的穹頂,他的眼眸明亮粲然得猶如蘊生著一整顆星辰。

白離川至今仍覺得自己在夢中。

身為傳承神,白離川需要管的事比秦不晝繁雜得多。倒不是秦不晝更輕鬆,而是兩人負責的領域不同。

白離川看著悶悶不樂抱著自己不撒手的秦不晝,忍不住微笑,「很快就會回來的,你睡上一覺的工夫?!瓜袂夭粫冞@樣的神祗,完全可以控制自身的時間流速。

秦不晝還是不開心,啃了他臉一口,努努嘴低聲抱怨:「你男人不在身邊你會不會睡不好?」

白離川微怔,下意識摸摸自己臉上口水淋漓的牙印,又摸了摸秦不晝的腦袋。秦不晝歪著頭在他掌心蹭了蹭,像被順毛的大貓般舒服地瞇起眼。

毛乎乎的髮絲,有些硬,像雄獅的鬃毛。

「嗯……我會睡不好?!拱纂x川輕聲說,「所以不會讓你等太久?!?/p>

秦不晝對這個回答有些滿意,放鬆了背脊綳著的肌肉,卻是仍然沒鬆開白離川,哼哼嘰嘰的抬起下巴,含糊蹭過去:「這裡?!?/p>

白離川順勢撓了撓他下巴。

秦不晝被摸爽了,笑嘻嘻掛到了戀人身上又蹭了他幾下,「那我等你?!?/p>

他們並非只有彼此,但和戀人在身邊時相比,和戀人距離遙遠的日子總是有些空虛的。尤其是001和002倆貨進入了蜜月期,整天在隔壁秀恩愛的時候。

以前怎麼就沒覺得這兩人這麼煩?秦不晝無聊地快要長草,手癢得要命,有點想恢復神界第一拆遷辦的身份去拆了這對狗男男的房子。

二蛋蛋看著一臉不爽的秦不晝,抬起小毛爪揮了揮:「喵喵~」傻共命,你好啊。

秦不晝蹲下身伸手把小獅子撈起來,禿嚕了幾下軟毛毛,揉搓揉搓再放下,笑的特別開心。

二蛋蛋嗷嗚一口咬上秦不晝的指頭,細小的牙齒咬住指頭上的肉,怒瞪著蠢共命。秦不晝一臉淡定地瞅它,小獅子也沒給他把手指咬破,哼了一聲鬆了口,扭著毛茸茸的肥屁股往窩裡走。

秦不晝沒給對方邁出幾步的機會就伸手再次把小獅子撈回懷裡抱著,捏了把肚子上的游泳圈。暖烘烘軟綿綿的一團,跟棉花糖似的,還有一股子奶香味。

二蛋蛋一臉生無可戀的瞅秦不晝,意思意思動了動小爪子。

秦不晝瞅著小獅子生無可戀的表情更樂呵了,手臂使力把小獅子舉到臉邊蹭了蹭。

二蛋蛋無奈地:「嗚汪!」嘆口氣兒扭扭屁股動動腿兒蹭人臉。

「好肥?!骨夭粫兇林—{子嘟嚷了一句,「還有沒有一點當攻的自覺了,曉把你慣成什麼樣了嘖嘖,出去別告訴人你是我家的?!?/p>

二蛋蛋正被揉的舒坦,就聽見這麼一句,頓時怒而炸成一個奶黃的毛糰子。

「汪汪汪??!嗷嗚汪??!」你有種嫌我肥,你有種別揉呀!

秦不晝可不管共命的心理歷程,開心地又捏一把,瞅瞅正在角落的軟墊中合著眼安靜睡著的狼王,再低頭瞅瞅懷裡小獅子,把小獅子團成團兒拋了過去。

二蛋蛋懵逼地在空中滑成弧線,發出一聲悠長的尾音打顫的:「喵…嗷…汪——」

二蛋蛋栽進了媳婦兒的鬆軟毛毛里。

曉半睜開一隻眼睛,聲帶振動喉間溢出沉悶低吼,蒙著淺薄霧氣的眸子配合著那張高冷的狼臉,顯得慵懶而優雅。

比起二蛋蛋和秦不晝這一對互相嫌棄的共命,曉顯然更像平日的白離川。

「嚶嚶嚶?!?/p>

二蛋蛋橫趴在曉的背上,整隻獅子抻長了不少,懸掛著后爪堪堪觸地,抽了抽粉嫩的小鼻頭,在曉的背上滾來滾去滾來滾去,不小心壓迫了喉嚨打了一個欲死的嗝,「嗝!嗷——」

曉晃晃身子顛一顛小獅子,翻個身把獅子抖下來,用毛茸茸的大尾巴裹住小獅子的身體,動動耳朵抬爪拍拍二蛋蛋的腦袋,用腦袋上的軟毛蹭蹭小獅子的小胖臉,前爪拍拍小獅子的肚子,低下頭按著二蛋蛋咬耳朵。

二蛋蛋被揉得鼻中發出噗嘰的清嫩歡叫,覺得癢癢,耳朵尖立著一抖一抖爪子蜷了起來。曉溫柔地揉揉小獅子,抱著蹭蹭。

二蛋蛋眨巴眨巴金色的圓圓眼兒,抱住曉輕輕搖動的尾巴,小臉蹭了蹭柔軟的皮毛,開心地冒著粉紅泡泡:「咿呀!呀呀呀!」

兩隻毛茸茸又滾在了一起。曉舔了舔二蛋蛋的背毛,二蛋蛋露出舒爽的小模樣兒,耳朵都舒服的耷拉下去了。

秦不晝看它那副被舔一下就欲-仙欲死的沒出息樣子,抽了抽嘴角。

這貨到底像誰?賣萌無下限真的好么。

秦不晝懶洋洋地癱軟在沙發上,不知不覺間就陷入睡眠。秦不晝是被戀人溫涼柔和的神魂氣息喚醒的。睜開眼,白離川單膝跪在一旁安靜地看著自己,一雙清澈的桃花眼眸,揉碎了漫天的星光。

秦不晝瞇眼輕笑著:「早安……」初醒時的嗓音還有些軟綿,伸手過去攀附在白離川肩上,用鼻尖拱了拱戀人光滑的頸窩。

白離川將他垂下的手握住,五指穿插扣入秦不晝指縫,側過臉輕吻他的頸。他不說話,可是秦不晝知道這短暫的分離在自己記憶中不過一次睡夢,對於白離川卻是充滿忙碌的一段漫長的時間。

白離川搖了搖頭:「是晚安?!姑撓律衽酃斑M了秦不晝懷裡。

和戀人交換了一個綿長的吻后,白離川在秦不晝懷中安穩地閉上雙眼。

秦不晝用腦袋胡亂在他肩上蹭了蹭,嘟嚷了幾聲繼續睡了過去,手臂一刻不停將人抱緊。

秦不晝早八百年的時候給自己的神殿內部下了不能使用神力的禁制,導致神殿外部草木榮長,內部灰塵堆積。

創造和傳承的輪班結束了,管理天衍的事交給了001和002。白離川也就閑了下來,打算將秦不晝的神殿內外修整一番。

秦不晝的神殿是一個巨大的蛋。但是,那只是從遠處看來的表象。

一旦001,002,或者任何一個不屬於神殿主人的氣息靠近神殿的時候,蛋的表面就會冒出無數色彩斑斕的……刺,就像是炸毛成了一顆海膽。最坑爹的是那些刺還和秦不晝本人似的特別沒臉沒皮,嗖嗖地射出去非要狠狠扎人幾下才肯善罷甘休。

然而當白離川踩著神殿旁的雲梯往牆上爬,要修剪那些神界植物的時候,不但云梯會在下方變成一張柔軟的床墊,整顆蛋也變得透出一層嫩嫩的淡粉色,軟綿綿地求摸摸。

還要不要臉了???!

一顆蛋??!為了求摸居然公然賣萌??!這麼厚的臉皮……不,蛋皮,都是跟誰學的?!

秦不晝塞了一勺西瓜到嘴裡,內心瘋狂地吐槽著。絲毫不覺得自己吐槽的主人公就是自己。

秦不晝曾經是個獨立在荒島生存十幾年都不成問題的末世軍人,被白離川慣得整個如同一團廢喵。白離川打掃神殿的時候他就笨手笨腳地幫倒忙,被白離川面無表情地以改造世界的氣勢趕到了沙發上。

勸戀人休息被拒絕,想幫忙卻慘遭嫌棄的創造神大人,只好一邊吃水果,頂著一撮兒被戀人揉亂的黑毛,一臉不情願地坐在沙發上,等著離川放下家務回來陪他干一些……他比白離川擅長的事,以挽回身為神大人的自尊。

白離川終於忙完路過沙發的時候,被忍無可忍的秦不晝扔了果盤,拉進懷中。收臂,低頭。

蹭蹭。

創造神大人從后環抱住白離川柔韌的腰肢,埋首在頸側,磨蹭了兩下。

質地熟悉的黑髮拂過白離川的頸窩,像只平時尖牙利爪不可一世的兇猛小獸,此時安靜又乖順地朝自己最喜歡的毛線球散發善意。

髮絲羽毛般地騷過心尖,要將人心中最冷硬的地方都化得軟成一灘水。

白離川嘴角很輕地揚起。秦不晝將他拉到膝上,白離川抬起頭,視線微仰地注視秦不晝。

「多看看我,別總幹些有的沒的……唔?!骨夭粫兒磺宓卣f著,尋找他的唇瓣軟軟地啃咬,「我喜歡這樣抱著你。這樣我就不會把你弄丟了?!?/p>

白離川說:「我不會離開的?!?/p>

好不容易得到秦不晝,如果秦不晝不放棄他……那麼哪怕失去一切,也要抓緊對方。

如今的他,早已經不是當年那個,連喜歡都不敢說出口的白離川。

秦不晝吻著他的時候,白離川忽然遮住了秦不晝的眼睛。

秦不晝微怔。這樣的黑暗,讓他多少想起了那個時候。那一夜,溫潤柔韌的身軀,神力交匯的炙熱溫度。

「離川?!骨夭粫冚p聲說。

白離川的手顫抖一下,秦不晝把自己的手伸了過去,覆住他手背。

「這次,讓我好好看著你?!?/p>

白離川緩緩地、緩緩地,將手掌移開,隨著指尖,露出一雙色澤淺淡的瀲灧金眸。秦不晝正看著他,瞳孔鋪滿了金橙色的光芒,輕勾著唇,眼角眉梢儘是溫情。

他的神力是那樣無法被熄滅的炙熱灼人,他生命的亮度宛如創始之初的輝煌。

他的目光如此溫暖,讓白離川的整個永寂的世界,都被他無意燃起的小小火光照得通徹明亮。

從見到他的第一眼起。

秦不晝抬起手抹去白離川眼角滲出的一點水跡,在他的眼上落下一個像羽毛一樣輕柔的吻。

他的離川,是否在許多年前也曾經這樣,在自己看不見的時候露出過悲傷的表情呢?秦不晝將白離川緩緩放在被衾上,動作憐愛又珍惜。

他相信不會有再看到的機會了。

創造,傳承。從誕生之初,靈魂深處的神秘力量便無形地牽引著他們。對彼此來說是最契合的存在,缺了誰都是不完整的。

創造神生於輝煌,傳承神生於永寂。

輝煌和永寂歸一,愛都留下來了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據說男主是我老婆[快穿]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世界杯足球网 據說男主是我老婆[快穿]目錄 據說男主是我老婆[快穿]詳情
上一章下一章

146|7.14連載

100%